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时时彩龙虎平台 > 鸭舌草 > 炒炭时随着锅底温度上升
炒炭时随着锅底温度上升
发表日期:2019-10-21 15:34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止血类中草药介绍 1: 长于止血的中草药有: 平性的有:血余炭 仙鹤草 棕榈 蒲黄 温性的有:艾叶 三七参 寒性的有:地榆 白茅根 白及 槐花 侧柏叶 大蓟 茜草 2 : 棕榈、大蓟、茜草煅炭用长于止血,侧柏叶煅炭用止血 作用略差,醋艾炭长于温经止血。 3 : 止血

  止血类中草药介绍 1: 长于止血的中草药有: 平性的有:血余炭 仙鹤草 棕榈 蒲黄 温性的有:艾叶 三七参 寒性的有:地榆 白茅根 白及 槐花 侧柏叶 大蓟 茜草 2 : 棕榈、大蓟、茜草煅炭用长于止血,侧柏叶煅炭用止血 作用略差,醋艾炭长于温经止血。 3 : 止血特点:凉血止血,性涩者收敛止血,化瘀止血,温 经止血。 4: 寒性的药除白及收敛止血外,其他均凉血止血,或兼有 收敛之功。 艾叶温经止血,三七化瘀止血。 仙鹤草、棕榈收敛止血。 5: 及。 6 : 这些长于止血的中草药各自的特点介绍: 白及 味涩质粘腻,善入肺经可敛气平喘渗痰。 白茅根 止吐血,长于治疗上焦出血症,大剂量煎剂内服可 解酒毒,清热利尿消水肿兼治肺热咳嗽解烦渴。 地榆 止痢血,长于治疗下焦出血症;可医烫伤,大面积则不 宜外敷,因为容易导致肝炎; 可用于治疗痈疮肿毒的有: 仙鹤草 地榆 茜草 大蓟 白 槐花 可疗肠风;清肝泻火,能治头晕目赤。 侧柏叶 生乌发,可疗血热脱发。 茜草 能治疗骨节风热痹痛。 大蓟 可治疗一切出血症,药效显著;脾胃虚寒者勿用。 仙鹤草 治疗滴虫性阴道炎和滴虫性肠炎效果很好;可用于治 疗脱力劳伤;止泻疗疟疾。 蒲黄 味清香可入气分,故可导淤结治疗一切气血凝积之痛。 此药有收缩子宫之力,所以孕妇勿用,但对于产后子宫收缩 不良所导致的出血症有很好的疗效。 三七 止血之神药,上中下焦凡血有外越者均可奏效,一味 独用亦可,与补血补气之药同用效果更好。 艾叶 温经散寒,可治疗风湿痹证;具有温里之功,可疗腹冷痛 并壮子宫;可散一切沉疴痼疾郁结之症,如咳嗽气喘,瘰疬结 核,瘫痪痹证等。用法有:内服,外洗和灸法。 血余炭 就是头发灰,鼻出血者吹之立止,也可治疗其他的 出血症;除可止血外还有利尿之功。中药炒炭止血作用的研 究进展 中药炒炭用于临床止血是我国医药学的一大特 色,在历代中医用药中占有重要地位。中药炒炭主要包括炒 炭和煅炭两种。早在《五十二病方》中就有“止血出者,燔 (烧)发安其(创伤)”的记载。张仲景在《金匮要略方论》中记 载了“枳实,王不留行,桑根皮……烧灰存性,勿令灰过” 。 到了金、元时期,炭药品种已十分丰富,葛可久在《十药神 书》中介绍用十灰散治疗肺病吐血,疗效显著,对炭药应用 于止血产生了很大影响。当时的医药学家根据中医的五行生 克规律,提出“大抵血热则行,血冷则凝,见黑则止”之说, 认为红属火,黑属水,水能克火,从而形成最初的炭药止血 理论。 随着现代医药学水平不断进步和中药现代化研究 不断深入,中医药学家对中药炒炭的止血作用有了不同的认 识,即不是所有药物在炒炭后的止血作用都被加强,有些药 物在炒炭后的止血作用会不升反降。本文对炭药止血的现代 研究作一概述。 1 炒炭止血作用的历史回顾 中医炭 药在临床用于止血可分为以下几种: 1)收敛止血(用于出血量 多且不止者。必须结合病理表现用药,避免因见血止血而导 致产生瘀血。通常采用侧柏炭、棕桐炭、茜根炭、藕节炭、 血余炭等)。2)凉血止血(用于血热妄行出血。中医认为血得 热则行,血凉则自能归经。常用水牛角、赤芍药、玄参等配 伍牡丹皮炭、生地黄炭)。3)祛瘀止血(用于体内瘀血积蓄导 致行血不畅、血出不止者。常用三七、蒲黄、血竭等配伍不 同类型的炭药,从而达到理气活血、祛寒行瘀、破血逐瘀、 行血止血等多种治疗目的)。4)补血止血(常配伍熟地黄炭、 白芍药炭、当归炭等)。 在历史上,中医对中药炒炭提出 过“炒炭存性”的基本要求,其目的:一是去其燥性和烈性, 使药性缓和;二是防止焦化及有效成分丧失,增强或产生止 血作用;三是破坏部分非止血成分,避免对止血作用的不利 影响。 “炒炭”是药物在炒制后使其止血作用得以增强, “存 性”是药物在炒炭后的治疗作用得以保留, “炒炭存性”可 以说是较早地对炭药提出的质量要求。可见,古人对炭药的 作用已有相当的认识,没有将炭药仅局限于止血作用,而是 在增强其止血作用的基础上拓展了炭药的用途。 止血作用的现代研究概况 研究 2 炒炭 2.1 增强中药炒炭止血作用的 药理学研究发现,一些药物在炒炭后止血作用的确 瞿燕等报道,艾叶经过炒炭后的醋制品与 得到了增强。 生品比较,艾叶仅在低剂量时能缩短小鼠凝血时间,对小鼠 出血时间则元明显影响,而醋制艾叶炭不仅不同剂量都能显 著缩短小鼠凝血时间,还能有效降低小鼠出血时间。传统中 医认为艾叶“或炒黑,或揉熟,能温暖下元……生者能散, 熟者能守” ,该研究结果与传统中医临床应用原则相符。 宋劲诗对白茅根炒炭进行研究后发现,白茅根炭品和生品虽 均能缩短小鼠出血时间、凝血时间和血浆复钙时间。但炭品 与生品之间具有显著差异: 两者水煎液浓度低于 1g/mL 时都 能显著降低大鼠血小板聚集率, 浓度高于 1g/mL 时生品水煎 液出现抑制趋势而炭品水煎液对血小板凝聚有明显提高。说 明白茅根炭品具有更强的止血、凝血作用。 朱诗塔等报 道, 在掌叶大黄的 4 种炮制品中, 大黄炭的止血作用最显著。 他们认为,大黄经炒炭,结合蒽醌大量减少,而鞣质仅部分 被破坏,从而增强了止血作用。 赵钦祥等对生侧柏叶炮 制品研究后发现,生侧柏叶的炒炭品和煅炭品不仅具有体外 强烈的促凝血作用,且口服后体内也表现出明显的止血作 用。由此说明生侧柏叶炒炭止血的传统理论是有科学根据 的。 董翠弘等经研究后发现,荆芥不同程度的炒炭品与 生品相比显示出良好的止血作用,特别是炒至内部呈焦褐色 和黑褐色的荆芥炭(2 号, 3 号)能显著缩短小鼠出血和凝血时 间,且荆芥炭 2、3 号比内部呈黄褐色的荆芥炭 1 号明显缩 短出血、凝血时间;经鞣质含量测定,3 个炭品中鞣质含量 明显提高,其中炭品 2、3 号鞣质含量明显高于炭品 1 号, 炭品 2、3 号之间无显著差异。由此说明,荆芥炒炭的止血 作用与鞣质含量有关,且性状应为内部呈焦褐色或黑褐色。 张振凌等对茜草炭研究后发现,茜草炭中大叶茜草素等成分 含量降低,有效成分产生和增加,经硅胶柱层析分离、纯化 得到的 1,3 二羟基蒽醌具有明显缩短小鼠凝血时间的作用。 据此认为,1,3 二羟基蒽醌是茜草炭的主要凝血成分之一, 其含量可作为茜草炭的质量控制指标。 上述药物炒炭后 止血作用加强,其原因包括:1)中药炒炭时在高温下产生的 可溶性钙离子增多,从而促进了血液凝固,缩短了血液凝固 时间;2)生成了一定数量的具有吸附、收敛作用的炭素,加 速了血液凝固;3)某些药物经炒炭后,鞣质含量增加,它能 促进血管收缩,降低血管通透性,从而使凝血时间缩短。 2.2 减弱中药炒炭止血作用的研究 由于历史条件限制, 古人在炭药使用方面有一定的盲目性,曾经在历史上出现过 几百种炭药,随着不断实践检验,不少品种已被淘汰。目前, 全国各地所用炭药的制备过程和使用方法仍较多沿用历史 习惯,但实验研究发现有些药物经炒炭后止血作用反而降 低。 鞠成国等报道,狗脊经砂烫炮制后,与对照品地榆 炭比较,砂烫狗脊提取液能显著延长小鼠出血时间和凝血时 间,表明砂烫狗脊的止血作用较弱,但有较强的活血作用。 朱悦等以云南白药作为阳性对照品,比较芡叶生品、芡叶炭 对小鼠凝血时间的影响,发现芡叶生品和炭品都能缩短小鼠 凝血时间,芡叶炭缩短小鼠凝血时间的作用并未增强。 彭智聪等报道,花蕊石具有止血作用,能明显缩短凝血时间 和出血时间,并能显著增加外周血小板数目,但是炮制后花 蕊石并无显著止血作用。 齐玉歌通过药理实验发现,蒲 黄经炒制后并没有生蒲黄具有的止血作用,反而表现出一定 的活血功效。由于生蒲黄的止血作用是通过增加体内凝血酶 而实现,其有效成分为多种黄酮类化合物,蒲黄经炒制后黄 酮类成分被破坏, 因此炒蒲黄不能起到止血作用。 此外, 栀子、黄芩、黄连、黄柏等生药炮制后因它们具有止血作用 的有效成分被破坏,虽然在制成炭品后有一定的吸附能力而 具有收敛、止血作用,但这种吸附产生的止血作用远不及生 品稳定和持久。可见,具有止血作用的生药经炮制后止血效 果有可能会下降。 3 中药炒炭时影响止血作用的化学成 分变化 周现军报道,炒炭时随着锅底温度上升,大黄所 含蒽醌中的番泻苷 A 含量下降程度最高。 大黄生品具有泻下 通便、清热泻火的作用,炒炭后收涩能力增强,能止血止泻, 而番泻苷 A 为大黄中的主要泻下成分, 因此, 番泻苷 A 含量 降低与大黄炒炭后产生的止血止泻作用有关。 茜草生品 具有凉血活血作用。药理实验证明,茜草蒽醌能明显降低小 鼠血清凝血素含量。张振凌等发现,炒炭时随着温度上升, 茜草的总蒽醌含量随之下降,而蒽醌含量下降导致其降低血 清凝血素作用减弱,凝血作用随之增强。这与茜草炒炭用于 增强止血效果的传统用途相一致。 杨梓懿等报道,虎杖 经炒炭后,其水浸出物和醇浸出物中的游离蒽醌、总蒽醌含 量都有明显下降, 而鞣质含量却有增加, 含量提高了 59.26%。 陈美燕报道,槐米经炒炭后,鞣质含量增加不止 1 倍。刘卫 萍对槐米炭品水溶液测定后发现,鞣质含量大幅提高。 鞣质是一类具有收敛止血作用的成分,根据传统用药经验, 槐米、虎杖等药物经炒炭能产生涩性,增强收敛止血作用。 由此说明,这些药物经炒炭后止血作用增强与鞣质含量增加 有关。 4 结语 炭药止血是中医药理论中的重要组成 部分,经过先辈们的探索和实践,已逐渐形成一套较为完整 的理论和应用体系,具有一定的科学价值。由于历史条件的 局限性,古人对炭药作用的认识不可避免地带有局限性和片 面性,通过现代方法对多种炭药在化学及药理方面的研究, 可以发现药物炒炭后表现出不同的止血作用。 随着中药 现代化研究日益深入,对炭药止血理论的认识也在不断加 深。为了能更正确地运用炮制技术,更有效地控制炒炭后的 饮片质量, 更合理地利用药材资源, 保证临床用药安全有效, 必须进一步加强现代临床实践与传统中医理论的结合,利用 现代科学手段,研究并总结炭药止血作用机理、化学成分变 化,对炭药止血理论不断加以充实、完善,才能开辟传统中 医药使用的新局面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http://kamuar.com/yashecao/370/
热门推荐